您现在的位置:沾化区纪委监委网站>> 警钟长鸣>>正文内容

重庆涪陵公路局一科长沉溺所好被“围猎”:“一杯子”毁了一辈子

他曾经坚持原则,为工程质量跟别人拍过桌子红过脸。郁郁不得志让他钟情“杯中之物”,心甘情愿被围猎。重庆市涪陵区公路局原退休人员管理科科长杨德金——

 

“工程质量不过关,哪个领导打招呼也不行!”“是我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我全部交代……”

 

以上两句话,都出自重庆市涪陵区公路局原退休人员管理科科长杨德金(非中共党员)之口。不同的是,两句话相隔7年,一句掷地有声,一句令人痛惜。

 

中年郁郁,寄情杯盏遇“知己”

 

道路桥梁建设专业毕业的杨德金,自1985年参加工作后,一直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在同事眼中,他做事踏实认真,又十分坚持原则。在他眼中,公路、桥梁都是要用几十年的,质量永远是第一位,为此还跟人拍过桌子红过脸。就是靠着这份认真,杨德金一步步成长为涪陵公路建设系统的业务骨干。

 

然而在事业发展上,杨德金却遭遇了瓶颈,50多岁还只是一个退管科科长。长期不得志,让他开始钟情于“杯中之物”。本以为是自己的一种消遣方式,没想到他这唯一的爱好还是被有心人盯上了。

 

2000年,杨德金认识了自己同校不同年的师弟李云勇。在一心想承接涪陵公路建设项目的李云勇看来,杨德金是其进入公路建设系统最好的牵线人。李云勇把“一起同过窗”的情谊发挥到了极致,隔三岔五便请师兄喝酒联络感情。杨德金觉得自己只是个科长,小师弟肯定不是冲着他手里的权力而来,也就放松了警惕。李云勇也很沉得住气,这一“长期投资”一“投”便是十余年。

 

春风得意,沉溺所好被“围猎”

 

2011年前后,受涪陵区公路局委派,杨德金相继担任区内各大路面大修工程整治的甲方项目部主任,负责工程质量监督、隐蔽工程计量等工作。这可让承建了其中3个项目的李云勇高兴坏了,这么多年的投入和努力,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之后他约杨德金喝酒变得更勤了。

 

一年春节,李云勇请杨德金吃年饭。酒过三巡、谈兴正酣之时,李云勇试探性地塞给杨德金一个500元的红包,说:“师兄,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请你工程上给点关照。”杨德金一捏红包,感觉金额不大,心想几百元的拜年红包也不过分,就接了过来说:“师兄手里权不大,但能帮的一定帮。”

 

李云勇见“投石问路”效果不错,便在酒席散后,请师兄到附近酒店喝点茶醒醒酒。到了酒店,李云勇递过一个信封,杨德金酒兴未消,推辞了一下就收下带回了家。

 

回家之后一打开,信封里是5万元人民币现金,这着实把杨德金吓了一跳,瞬间酒意全无。联想起这几年小师弟的热情相邀、推杯换盏,杨德金对这些钱是既紧张害怕又舍不得。一阵心理斗争之后,他选择相信小师弟不会出卖自己,把钱放进了家中的酒柜里。事后又担惊受怕了四五天,但见风平浪静,就把钱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上。

 

这一笔“意外之财”,好像为杨德金打开了一扇不一样的人生之门。他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小小”权力,不仅能换来美酒佳酿,更能换来真金白银,既然职务上不能提拔,那就为自己多创造“经济效益”。

 

随后,杨德金背弃了自己的原则,放开了自己的底线,利用手中的职权大开绿灯,为李云勇的工程加大收方量、增加隐蔽工程、虚增工程款。小师弟也懂得投桃报李,其后又多次借酒局给杨德金送钱。

 

大梦惊醒,酒杯不深淹死人

 

贪欲之门一旦打开就不可收拾。之后杨德金对各种酒局来者不拒、肆无忌惮,不仅对小师弟照顾有加,更是通过李云勇认识了更多的“小师弟”们。在乌江边一趸船餐馆内收受工程承建商刘某贿赂款、在四环路一羊肉餐馆内两次收受工程承建商张某贿赂款、在易家坝一火锅馆内收受工程承建商贿赂款……

 

觥筹交错间,杨德金春风得意;杯盘狼藉时,杨德金得意忘形。他甚至为自己后半辈子做好了规划,一手端“杯子”,一手收“票子”,用收取的贿赂买车买房,用国家支付的退休工资养老……

 

直到涪陵区纪委对公路系统腐败窝案进行调查的消息传来,杨德金才如梦方醒。那个问心无愧、敢为工程质量拍桌红脸的杨德金,已经在“酒杯”中腐化了。思来想去,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他最终向区纪委投案自首。

 

最终,由于其在担任涪陵区公路局退管科科长兼任各大路面大修工程项目部负责人期间,利用其职务之便,为工程承建商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25.5万元,杨德金被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巴豆虽小坏肠胃,酒杯不深淹死人。”涪陵区纪委相关负责同志介绍,作为专业技术人员,杨德金深知工程质量的重要性,然而却因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在酒杯里泡松了基石,被人从爱好入手“围猎”,最终“一杯子”毁了一辈子。(中国纪检监察报通讯员 陈鹏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